宝贝别忍着喷出来:先生的屁股又圆又大又紧

发布时间:2020-05-07 06:44:11

厉司寒逼仄的光芒盯着她问:“告诉我,你的第一次……给了谁?”

“什么时候丢的,那个男人是谁?”

苏音听着,止不住的轻笑。

他竟然这样怀疑她?那还有还说什么好问的?

然而,苏音无所谓的轻笑,让厉司寒以为是她的毫不在意,瞬间就惹的他猩红了眼,直接张口,咬住了她肩头的那一朵小花。

那红色的花朵,灿烂盛放,却如血悲哀。

“音音,为什么?我是干净的,我把所有的美好都留给了你,而你却早就脏了。”厉司寒痛苦的嘶鸣,几乎想将那个男人掘地三尺的挖出来,扔到地狱。

呵呵……

他说她脏了,苏音忍不住的想笑,这句话从厉司寒的嘴里说出来还真是讽刺。

可是明明……那一晚是她救了他,陪了他一整晚啊。

而他呢,他和谢安捷也曾经这样颠鸾倒凤吗?

笑着笑着,苏音就哭了,她伸手推开厉司寒:“我觉得很难受,想去洗个澡。”

然而……厉司寒却误会了她的意思,一只手狠狠的禁锢住她的脸颊,逼她迎上自己的光芒:“苏音,你真狠,和我在一起难受,那和谁在一起快乐,容衍吗?”

“你记住,你现在是我厉司寒的老婆,如果再敢和他纠缠不清,我马上让容家的人完蛋,让他坠入十八层地狱。”

厉司寒狠戾起来,永远是让人害怕的。

“随便你……如果容衍出事了,我也不会独活,他生我生,他死我死!”苏音也是完全豁出去了,头……狠狠的扭开厉司寒的控制。

呵呵……

好一句深情的告白。

生死相随,生死与共,生死相依,多感人呀!

这就是她对容衍的感情,多么真,多么让人羡慕又嫉妒!

厉司寒冷笑着,心头却被狠狠的拧在一起,无尽的收缩着,拉扯的他的整个心脏都是疼的,疼的滴血,疼的叫嚣。

可是……怎么能让他一个人疼。

厉司寒伸手,双手像一个可怕的野兽,紧扼住苏音的喉咙。

落在她颈间的力量更是寸寸收紧。

那样的力道,那样猩红的眼眸,几乎像是要杀死她。

苏音心里滑过非常不好的预感,她用力喘息,一边打着厉司寒的手臂,一边着喊。

“不要……厉司寒,你要干什么,放开我!”

站在高楼,加上窗外的霓虹闪耀,街上的车如马龙,苏音借着这个地理位置能够清清楚楚的看清外面的一切。

这么高的楼层,如果厉司寒真的发疯,她有可能会被他直接从这里扔出去。

她没想到,他竟然如此恨她。

恨的想要亲手杀死她?

呵……他想杀她?

昏沉中,苏音的脑海里只有这一个念头,越想,越清晰,也越难受。

泪,瞬间就氤氲了眼眶,止不住的滴下。

她心口好疼,疼的连呼吸一口都是疼的。

也罢,如果他真想杀了她?

死了也好,是种解脱。

如果没有了呼吸,也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。

或许是,这泪灼痛了厉司寒的心,滚烫如沸水,他的心……终于软了下来,人也恢复了一些理智。

轻轻吻掉她的眼泪,他动情的呢喃着:“音音,不要哭,你哭的我的心都是疼的。”

会吗?

他的心还会为自己疼吗?

时至今日,苏音已经不知道这是真话,抑或是谎言。

“音音,我要你求饶!”厉司寒发红的眼睛盯着她。

“厉司寒,你不要逼我!”苏音用力的摇着头,她哭的心都是疼的。

“音音,说你爱我,好不好?”

见她那么坚定,厉司寒终是舍不得,放下了手。

他的头,搁在苏音的颈上,轻轻的呼吸着,开口的话像是受了巨大伤害的一只野兽,暗哑的声音低低的呜咽着。

这场较量,终究是他输了。

输的彻底,输的干净。

“音音,算我求你了,好吗?”

听到了自己想要的话,厉司寒如愿以偿的笑了。

这一晚,苏音不记得是怎样度过的。

一切都结束的时候,她已经晕倒在了某人的怀里,黑发尽湿,只剩下轻若的呼吸。

早上醒来……

房间里还有昨晚留下的味道,地上……更是一片凌乱,两人的衣服凌乱着。

苏音轻动了下身子,全身都要散架了一样。

勉强收拾完毕,苏音洗漱出来时,厉司寒刚刚醒来,直接光着上半身坐在床上。

苏音的眼睛不经意的瞟过,立马看见了他胸前的吻痕,而那痕迹……是她留下的。

“晚上有时间吗?”厉司寒率先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问。

苏音收回了目光回答道:“我晚上和人约了去自习室复习。”

厉司寒皱眉:“是个很重要的聚会,我想带你去,有很重要的人想介绍你认识。”

“还是不要了,你的圈子里的朋友非富即贵,个个身份显赫,我兴趣并不大。”苏音直接干脆果断的拒绝了。

厉司寒掀开被子,毫不顾忌的走向衣柜。

他一个大男人不穿衣服不害臊,苏音却在看到他的身材时红了脸颊,不自然的转过身。

厉司寒从衣柜里取出衣服换好,又拿着领带走近苏音:“给我系!”

简单又霸道至极的一句话。

苏音接过领带,轻轻的踮着脚尖,动作熟练的给他系好了领带。

“这么熟练,说说看……给谁系过?”

领带系好,忽然……厉司寒一把揽住了她的腰身,滚烫的气息靠近她,深邃的眼睛紧盯着她问。

苏音想逃离他的怀抱,无奈厉司寒的禁锢太强硬,根本逃不了。

 

他浑身的气势罩着她,一副没有答案不罢休的样子。

苏音低下眼帘,轻轻颤动了下眼睫毛:“只是因为有个人曾经说过,结婚后希望每天出门上班的领带,都是他妻子亲手系的,所以我去学,一遍遍不厌其烦的学。”

“只是因为年少时想嫁给一个男人,想做好他的妻子,想照顾好他,所以去学,学会了系领带的所有款式。”

“没给谁系过,你是第一个。”也是唯独的一个。

本来就是为他学的,她自然不会给其他的男人系。

送厉司寒去上班时,他将她抵在玄关处,疯狂的吻了几分钟才罢休。

“有个知名导演的古装剧正在选角,女二号的角色还没定,再给你机会想想晚上的聚会要不要去,五点下班前我等你答案。”

“嗯……”苏音点头应着。

他的话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?

只要她答应去聚会,那么女二号的角色毋庸置疑就是小晚的;

同样,她如果拒绝了,小晚就没有任何希望。

明知道是一场交易,苏音还是乖乖的跳进了他设的陷阱里。

以小晚现在的情况,初入娱乐圈不久,如果直接出演女主角,风头过盛,不太合适,而且她演技也有待锤炼,女二号是一个再好不过的角色了。

苏音去自习室的时候,经过了一个药店,驻足了一会儿,本来……她是需要一盒避孕药的。

可是依照她现在的身体状况,别说是一次,就算是一千次也不会怀孕,所以这避孕药自然是免了。

晚上五点的时候,苏音准时给厉司寒发了短信:“我答应去聚会。”

厉司寒转动着手机,所有的心情瞬间都明朗起来,回了短信:“现在在哪里,我去接你。”

“你先去吧,我手里的试卷正做到一半,晚上七点,我会准时出现。”苏音回复。

厉司寒没有再强求,提前去了专属的包厢,很快……林子初和席墨北也到了。

“大哥呢?”厉司寒看着两人问道。

“大哥路上堵车,说十分钟后到。”席墨北答。

六点五十分的时候,包厢的门被推开,厉司寒几乎屏住了呼吸看向门口。

与此同时,林子初和席墨北的目光也投向门口,静待着苏音的出现。

然而……门打开。

“哎,是老大!”席墨北最先开口叹气道。

枉费他们以为是三哥的女人到了,正聚精会神的迎接着。

“怎么……看到我很失望?”

盛夜爵冷冷的目光投过去,扫过沙发上的三人,浑然天成的气势,精雕如琢的五官,让人只是看一眼就不自觉的臣服其下。

不同于厉司寒的冷,盛夜爵的性格是狠绝和强势,绝对的权威领导地位,所以……盛夜集团才能在他的带领下闯出一片新的天地,成为人人都望而怯之,闻而敬之的一个跨国集团。

“老大,我们还以为是三哥的女人到了,正准备起来欢迎,好一睹真容。”席墨北道。

盛夜爵挑眉:“怎么?你们不是已经见过了,该好奇的人似乎是我才对。”

昨天,自从林子初和席墨北见过厉司寒和苏音在一起后,立马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盛夜爵,毕竟……这对他们来说可以称为老三人生的一大奇迹了。

“那次只是匆匆一瞥,这次当然要看仔细一点。”席墨北解释道。

然而,他话音刚落,就接受到了厉司寒冷冷的冰寒之光:“怎么?我的女人,你想怎么仔细看?”

席墨北连连求饶:“不敢,不敢,三哥,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?”

“的确是说错话了。”厉司寒摇晃着高脚杯中的红酒:“我和她已经领证结婚了,言外之意,你以后见到她要恭恭敬敬的喊一声三嫂。”

苍天啊!

这次不仅是席墨北,林子初和盛夜爵都被惊诧到了。

老三竟然已经领证结婚了?

当初……他们可是最担心老三的身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,毕竟从来不沾染任何一个女人,连出席各种各样的交谊舞会,也几乎是独来独往。

这么多年了,他们身边的女人走马观花,老三的身边却连一个女人都没有近身过。

多少勇敢追求他的富家千金,都被他毫不留情的冰冷拒绝了。

现在……竟然听到他亲口说自己结婚了,他们三人哪能不惊奇。

简直太惊叹,太意外。

“还真是没想到,老三竟然会是我们中最先结婚的。”盛夜爵弹了弹手中的烟,语气中也是大大的意外,一张坚毅的脸庞隐藏在朦胧的迷雾中,若隐若现。

相比之下,厉司寒就显得平静多了:“没什么意外的,除了她,我从来没想过娶任何女人,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。”

苏音走向包厢的时候,经理正带着几个穿着清凉又惹火妖娆的美女走在走廊里。

饶是见过很多美女,苏音也不得不感叹她们的身材,个个都是尤物。

到了地点,苏音正准备敲门,忽然发现经理和几个美女快她一步推开了包厢的门。

刚一推开,几个美女立马很有秩序的奔向包厢里几个男人的身边,熟练的开始倒酒,开始各自的工作。

“四少,你们好好享用,有问题随时叫我。”经理谄媚着说完后离开了。

经理的身影离开,苏音直直的看到了包厢里的情景,正好一个前凸后翘的美女一个柔软的跌倒,妖娆风情的窝倒在厉司寒的怀里。

苏音抬起高跟鞋走进包厢,今天的她穿了一袭白色的丝质纱裙,随着轻轻的走动,裙摆飞扬,飘然若仙的感觉。

不同于一整屋子女人的妖娆和性感,苏音是静美的;清淡的气质,安静若仙。

加上身上飘纱的白裙,更衬的她像是仙女一样,美丽的几乎不染一丝尘埃。

嘴唇,是橙橘色的唇膏,让她的美丽更添一份灵动。

“这个女人是谁啊……怎么进来的?”

包厢里,一个女人娇嗔的声音打破了所有的沉寂。

开口的不是别人,正是窝在厉司寒怀里的女人,她伸出纤纤玉手正暧昧的在厉司寒胸前挑逗的画着圈儿。

这样的姿势,这样的亲密,厉司寒的不拒绝,更是狠狠刺痛了苏音的心,目光……轻轻的瞥过,却不经意撞上另一个人深邃的眸子。

一边的阴影中,自从苏音进来后,盛夜爵的眼睛就锁住了她。

看到盛夜爵的那一刻,苏音心里暗叫不好,若说包厢里另外两个英俊的男人她不认识,但是盛夜爵不一样,爸爸以前和他有过多次合作,所以……各种公开的场合,苏音见过他很多次。

想必,盛夜爵也认出她来了吧!

那么……她的身份终究是隐藏不住了吗?

曾经人人瞩目,甚至是骄纵霸道的千金小姐,到如今的低微的落魄女,这样的话题人人都爱,都热衷于讨论吧!

那厉司寒呢?他会怎么样?

苏音正惴惴不安着,盛夜爵的目光移开,又淡淡的瞟了一眼厉司寒,心中已经了然,并没有说话,专注于杯中的红酒。

见盛夜爵没有开口,苏音暗暗松了一口气,可是…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忽然,倚偎在厉司寒怀里的女人,娇俏可爱的声音惊呼:“哎呀……你是……我认识你!”

她的手指正指向苏音。

苏音刚刚落下的心,瞬间又提到了嗓子眼上,双拳……不知不觉的握紧。

“你是苏晚的姐姐,你怎么会在这里,也是来要女二号的角色,告诉你……别妄想了,厉总这里可向来没有人情可走。”女人颐指气使道。

苏音定眼一看,这才发现……坐在厉司寒身边的女人,不是别人,正是云淼淼。

用小晚的话来说,就是她在娱乐圈的死对头,所有的事都要挤兑小晚,也抢走了小晚手中很多优质的资源。

苏音有一个特别鲜明的性格,就是自己怎样无所谓,但是……她在乎的人,如小晚,如容衍,她绝对不允许她们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和委屈。

当下,苏音径直走到云淼淼的身边,居高临下的望着她:“是又怎么样?你可以争取女二号的角色,我为什么不行?”

“什……什么……?”

云淼淼有些结巴道,双眸瞪大了眼睛,美眸中都是不可置信。

她还以为自己刚刚的话会让这个女人知难而退,没想到……她不仅没有离开,还上来挑衅自己。

“厉总,啊……你看她?”云淼淼扭捏着身体,故意蹭了蹭厉司寒,娇嗔至极的声音道。

厉司寒抽开了自己的手臂,慵懒的倚靠在沙发上,双眸迷离的看着苏音,深邃的光芒充满探究,却又安静的一言不发。

厉司寒抿了一口红酒,静静的等着。

他在等着她的小野猫爆发,等着她完美的反击。

若是以前,有女人这样亲密的坐在他身边,苏音早就不淡定了。

或者,是直接一杯红酒将他身边的女人从头淋到脚,嘴里警告着:“让你这个小妖精,小狐狸精,勾引我喜欢的人。”

或者,是直接当着那人的面,直接坐在他的怀里,风情妩媚的勾着他的脖颈,霸道的宣誓主权:“记住,他是我的男人,不是你可以染指和觊觎的。”

……

曾经的苏音,因为她的身份,因为有爸爸撑腰,所以……她过的恣意快活,过的酣畅淋漓,过的随心所欲。

那么现在呢?

他厉司寒就是要激怒她,激怒她发火。

他说过,她曾经的那些娇惯,那些小脾气,那些小任性,他都会一一给她宠回来。

即使宠的嚣张跋扈,宠的横着走路,他厉司寒也宠的起。

可是……他忘了,时过境迁,现在的苏音早就不是当初的她了,她身上所有的菱角都已被磨合的光滑圆润,平静淡然的活着。

包厢里,所有的人都注视着苏音和云淼淼之间的战争。

忽而,苏音笑出声,轻轻袅袅的笑意,清脆悦耳: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云小姐上周,上上周,每天都陪着不同的男人出席聚会,而众所周知厉总有洁癖,你确定他会接受你身体的供奉。”

“厉总可是一向出名的不喜欢脏东西!”

苏音尖锐的指出。

“哼,脏东西?”

苏音是在用这三个字形容她,云淼淼气的一张花容月色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,气的浑身发抖。

说完这些,苏音轻笑着转身:“抱歉,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很快,云淼淼紧追上她的脚步。

林子初摇晃着手中的红酒,看向厉司寒:“不去看看?”

“我就是要让她养回之前的性子。”厉司寒看着苏音离开的方向。

“三哥这是把云淼淼给三嫂当猴玩着呢?”席墨北开口,早就看透了一切。他坐的离厉司寒近,苏音进来的那一刻,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三哥的身体是颤抖的,隐忍的。